两位年轻人发现了《Pokemon GO》中隐藏的秘密

pokemon Go 来源:互联网采编 浏览 评论
更多
http://z5a.com/ar/game/pokemon_Go/2017/0112/272794.html

在纽约市中心格雷戈里咖啡馆后面,Dronpes和Moots7两位仁兄正对我小心翼翼的透露着自己的事情。根据我的观察,Moots大概从事金融相关的工作并来自科罗拉多州乡村;而Dronpes则是技术开发人员,需要努力且谨慎地处理和控制度高的工作。他们俩均为粗犷型、高个子,年纪接近30,是第一代《口袋妖怪》游戏回忆的见证者。在六个月前他们踏上了Silph Road(Reddit最大的《口袋妖怪GO》论坛)创建之路,该地被《口袋妖怪GO》玩家们视为宝鉴。

他们起初的构思是制造人与人之间相互交易的平台,从而交换小精灵。可是自推出以后,Niantic公司决定保留游戏里让玩家自行买卖的选项,这些“执行官”们(他们是这样自称的)就决定把重心转移到新西兰、日本等地进行beta测试了。

在虚拟的"路"上,玩家可以去探索和记录遇见与怪兽物种相关的强大信息,比如能集合怪兽的等级、位置、移动设置、接近水体的机率、月相、当地的云覆盖度及其他超过70种信息,一同发送至Silph的全球图鉴,成为谷歌地图的地形信息的另一层。

尽管Moots声称游戏真正的魅力无法估计,但到底Silph的数据意义在哪儿呢?目前来说,数据的存在被认为是介乎协助玩家在破游戏少走弯路和直接断绝玩家的探索成就感之间的尴尬存在。

两位年轻人发现了《Pokemon GO》中隐藏的秘密

网站的研究成果对外公开,但碍于个人和现实因素,以“游客”身份访问的玩家在查阅数据上仍被限制。尤其是日本访客的疯狂涌入,为Silph服务器施行巨大的压力,并且后者的谷歌地图API请求也常常突破上限。网站近期的订阅人数也突破了10万人,尽管与热火朝天的《口袋妖怪GO》用户群相比之下比较逊色,但也相当可观。Dronpes如是说:“事实上,面对如此庞大的用户群,根本不可能有意义地控制文化的走向。”在交谈的过程里,Dronpes时不时翻开它的笔记本电脑以释放更多用户请求的代码。

自星期一发布以来,Silph就推出了最新举措能令“旅行家”用户往“巢穴”登录。“巢穴”是一个有特定物种聚集出现的地方,比如在纽约自然博物馆附近有很多只小火龙。

不过,这一切一切纯属他们要推出自家网络app的序幕。他们讨论该项目时明显含糊其辞,但它的目的正是为了获得《口袋go》游戏中鼓励人们互动的信息。另外,智能产品网:z5a.com,Silph还希望可以把网络社区转化为可编纂的物理空间。Moost兴奋雀跃地接着解释道:“在你的小区里人们会自动聚集在网络app中,无需使用现实世界的逻辑去认识对方,也可以自由的表达自己想要挑战这两个竞技场。”

这种推行透过游戏进行人与人交往的概念尚属新鲜,还具有很大片未知的区域。因此,Silph对滋事者是零容忍的。Dropes笑言:“一旦你发出骚扰或不当的言行,我们将会把你轰出去。其实这样很让我感到伤心的。因为明明希望保持一种友好的形象,可是我们都没有多余的白米(宽带)养闲人(滋事者),教育他们称为真正的人。”

两位年轻人发现了《Pokemon GO》中隐藏的秘密

Dronpes一边就像美国互联网安全公司一样,继续谨慎地描述着他们如何收集和分配数据,另一边承认团队在加盟之前参与了游戏解码,当中大部分都是用于识别全球Pokemon图鉴里最优秀的怪兽,如特定攻击动作每秒的杀伤力、怪兽的基础数据等等。

对于完全打破了游戏规则及夺取玩家的GPS定位的脚本设置的谴责,Dronpes感到非常高兴,但同时承认启用了显然违反Niantic公司条款的怪兽定位工具PokeVision。Silph的存在就是一种灰色地带,但Dronpes以偏转维护着项目。其实,他们早就做过更为震惊的工作。在还没有正式兴起之前,就算我们不做,别人也会开始做的。现在,Niantic的游戏便显得格外尴尬。他继续补充道:“我们的梦想就是Niantic公司可以继续发展神奇宝贝到可以出现巨大的竞争场面,那是一种平衡。你要么很优秀,要么很差劲。当大家全程投入游戏里,Silph的道路指南就会显得很重要。在这一切还没有发生之前,Silph依然是受玩家们追捧的作弊指南,还是一个深有抱负要成为合法指导手册的指南。

然而,Silph的存在正带出了矛盾的本身:建立在黑冒开发人员的道德之上;倡议建立接近完全匿名的物理空间;在项目经历飞速增长的同时却又希望保持控制和排他性。时至今日,Moots和Dronpes以及他们成千上万衷心的志愿者已经清楚的找到长期热情的观众,然后为任何程度有志玩《口袋go》的玩家提供非常宝贵的游戏资源。


本文:网络整理 如有侵权 请通知邮箱:hmshd##qq.com[把##换成@]] 谢谢

各种观点 最新评论